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武侠古典  »  【少女前线-少女一丝不苟地侍奉】【作者:87336597】
【少女前线-少女一丝不苟地侍奉】【作者:87336597】
字数:8790
  予人玫瑰手留余香,希望您高抬贵手点一下右上角的举手之劳 。
  您的支持 是我发帖的动力,谢谢 !

      ***    ***    ***    ***
             少女一丝不苟地侍奉

  指挥官:因为太能干导致过着如同社畜般毫无休假可言的加班日常,不知不觉间连夏天的海边都没去就快要到九月了,处於生命即将耗尽状态的29岁,活下去吧,社畜指挥官。

  G36:一丝不苟的女仆,意外的一米五娇(亲)小(妈)身(设)材(定),作为指挥官在加班时与春田太太并列心中的两大绿洲之一,另类的母性少女,似乎无意间触动了指挥官的某些开关。

  梦,一直以来对男人都是奢求。

  夏季的铁血攻势期间,长期的工作让绷紧的神经只敢处於极度的浅眠之中,辗转反覆在书卓前那一块冰冷的茶几上,在惶惶不安的痛苦中惊醒,旋即奔赴前线巡视战况,编排下一次的作战,甚至要亲自在火线旁指导着一切。

  痛苦着,压榨自己每一分精力在战场上,这样的日子整整持续了一个月。
  也因为如此,少女给予他的轻柔体温,才彷若一场甜美的梦境。

  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是深夜了。

  夏末的季节,铁血攻势刚刚结束让资深的指挥官都忙的人仰马翻,一旦松懈下来人就变的恍恍惚惚的找不着方向,才刚回到办公桌附近就彻底失去意识了。
  稍一回神,少女那柔软的肌肤与温度隔着布料传达过来,蕴含着滑嫩触感的双腿静静地并拢让男人有个可以舒服枕着的环境,连日奔波造成的头疼就像从这股柔软中倾泻而出,一股脑儿从脑海之中褪去。

  他忍不住用脸颊摩擦着那温暖的触感,布料沙沙的质感此时反而带来一种安心的感觉,而衣服的主人此时也像察觉到指挥官的动作一般弯下身子,那对如翡翠一般耀眼的眸子还有飒爽的金短发一同映入眼帘,带着丝质手套的手指静静抚摸着男人的脸颊。

  少女的体温还是一如记忆中的温暖,女仆一般的穿着与措词,难以忘怀的贴心侍奉。

  「主人,已经比较舒服了吗?」

  「……呐,G36,我睡过去多久了?」

  「7小时51分17秒,睡得很深沉呢。」女仆那张亲切的笑容里带着少许的不舍,手指轻轻拂过那有些倦怠的脸庞,轻声诉说着:「请您一定要保重身体,主人,不要太过忙碌了。」

  「是是,下次还是不要太冲动才是……」

  指挥官叹气着,看着墙壁上那泛着金属光泽的菁英狮鹫作战挥章,回想着这一个夏季作战中所消耗的资源以及超乎常理的出击量,话语里面不带半点敷衍与虚假的承诺了。

  直到下一次的大型作战之前,估计都要好好整顿这只突然变巨大的部队,没心没肺地提高练度与数不清的资材耗尽,让这座指挥所陷入了空前的紧急状态。
  「再过几天之后,大家一起来办个大型的庆功宴吧,我们都值得好好放个假来庆祝了。」

  「的确……大家都很想要一点放假。」笑着应和着指挥官的女仆突然将目光转向某处,带点烦恼的害羞语气却将指挥官弄得有些尴尬:「不过,我想主人应该不需要休息了吧?看起来很精神的样子。」

  「唔─────!」

  指挥官无话可说,因为他也注意到了自己醒来之前,身体的写意就不断地涌向下方,似乎是因为活动期间的忙碌而导致禁欲,此时一但松懈下来后反而变本加厉,指挥官的身体也开始反弹着长期没有获得滋润的状态,裤档上都隆起了一大片。

  意识到自己某个部位异常地处於精神亢奋的状态,这让指挥官难得地有些不好意思,看着女仆那张同样变得红润的脸庞,忍不住出声辩解。

  「抱歉啊,一个月都在忙战争问题,一松懈下来反而就……」

  「不……没关系的,有精神也很好的,我的主人。」

  气氛顿时困窘起来。反倒是女仆看着因为被攻了个措手不及而略显慌乱的指挥官忍不住笑了起来,抚摸着指挥官的手指却开始轻轻地触碰着那结实身躯的每一寸,自脸颊而下,慢慢摸过胸膛与腹肌,最终平留在那隆起的裤档上。

  咕噜!

  还不太能使唤自己痠痛身体的指挥官只能落入这自己不善长的被动环境中,看着少女的笑容等着他的要求。

  「请不要太操心了,我的主人。」月色下的瞳孔显得那样清澈,薄博的唇向是在吐露情话一般压抑着声音,「我的主人,一直都是令人感到骄傲的存在,所以您如果在此时向我渴求什么,我都会竭尽所能地满足您。」

  那手指轻悄悄地,若有似无却又是撩拨着男人的欲望,俏丽端正的脸庞此时正湿润地看着指挥官,双颊间的红在月色照耀下,美的不可方物。

  「G36……看来不能放假的只有我吧?」

  「请当作是女仆的一点小心意,为了忙碌的主人稍微进行性欲处理而以。」那张脸上的表情显得温柔但又意乱情迷,少女的眼角与平时那飒爽的扬起不同,正低声地吐露着自己的渴望:「再说……我这次作战也拿过MVP呢。」

  「那可是乐意之至啊。」

  「那么,我失礼了。」

  看着少女那有些害羞的表情,指挥官忍不住微微笑了出来,接受了对方的好意。

  那微微颤抖的声音随着香甜的气息喷在自己脸上,带着手套的小手轻轻地隔着制式卡其裤触碰着,轻轻地拉开鼓胀的拉炼,丝质滑腻的触感像着内裤里投伸过去,碰触着滚烫勃起的阴茎。

  唔!

  好一阵子没有发泄的指挥官因为这触摸而颤抖着,感受着身体下男人激昂的情绪,G36只是温柔地抓着那健硕的下身,冰凉凉的手指在滚烫的阴茎上开始上下套弄着,然而看着指挥官那张似乎有些不满足的表情,忍不住地向他询问着。
  「主人,还有什么不满意吗?」

  「老实说……」

  女仆附耳过去听着男人的悄悄话,女上的红晕变的益发妖艳,直到将耳朵远离了指挥官的嘴唇那时候已经变得通红,略带嗔怪的瞟了指挥官一眼,嘟囔着。
  「用手套试试看吗?主人的性癖真是……不,这也是身为女仆的必须。」
  面对男人的要求明显也感到不好意思,G36却还是依着指挥官的要求将手套从手上拔了起来,转而将这丝质的柔软物套在指挥官雄起的阴茎上,一边套弄着一边红着脸询问到。

  「还有什么要求吗?我淘气的主人。」

  「这个啊……突然有点想看看你的胸。」

  「等,等一下,这样的要求……我的那个并不是很能满足主人的大小。」
  「没关系,现在的我只想要你的身体。」

  夜灯之下,少女的脸颊似乎更红了一点,唯唯诺诺地说不出话来,手上套弄的动作却显得愈来愈快,像是不知道如何对这句话回答一般。

  然而指挥官却没有因为这阵沉默而停止,勉强撑起了有些疲倦的颈子,脸颊轻轻触碰着少女那对柔软的胸部,被碰触到身体的女仆下意识地一缩,却还是放任指挥官的进犯,只是原本还有些抗具的情绪被这直白的求欢给打断了。

  迟疑着,终究还是在呼出一口叹息后妥协了,只看少女单手将双肩上的衣服褪去,轻巧地解去胸罩的束缚,雪白的胸就这样裸露在月色之下,供男人观赏。
  大约是刚好一手能够彻底抓住的大小,那对宜人的乳房就在月夜之中为羞耻而抖动着,随着呼吸微微晃动的样子就像两个布丁一般充满了弹性,鲜红的小乳珠点缀着这一片皎洁的美景,传来淡淡的香水气息。

  「并不是如其它人那样值得自豪的样子,不过,如果主人真的想要的话,我作为女仆感到万分荣幸。」白嫩的乳房在空气中微微颤抖着,小巧的乳珠因为羞涩的情绪挺立,原本保持着恭敬态度的眼神湿润起来:「请您好好地享用我的身体吧,主人。」

  指挥官没有再说什么,面对眼前少女那恭敬的态度与裸露的白嫩乳房,就如飢渴的人找到水一般,毫不犹豫地将那甜美的多汁果实含在嘴里。

  呀─────────!

  吮吸着,少女的身体如触电一般绷紧,高高扬起的头颈间发出一斯压抑的呻吟声,从乳头上传来的火热情感让少女感受着自己身体正被男人需索着,手淫的动作不禁更加地殷勤而细緻.

  盈盈一握的乳房在指挥官嘴下不断被玩弄着,感觉就像一对永远咬不破的布丁般软嫩可口,酥麻麻的刺激感也不断刺激着G36,少女的身体随着男人玩弄乳头的动作一抖一抖的,享受着这股静谧的欢愉。

  「哈啊……乖乖喔,我爱撒娇的主人。」任凭着自己胸部上传来的阵阵酥痒感,G36微微喘着气的样子却充满了爱怜的情绪,一手摸着男人的头发轻柔地抚摸着,另一只手却熟练地套弄着粗大的阴茎,感觉到那一股股不寻常的猛烈脉动,却像是激起母性一般不断承受着指挥官的性欲:「明明我的身体不能够分泌出奶水什么的……就这么喜欢胸部吗?」

  指挥官没有答话,嘴上吸着那柔软的胸部,感受着嘴上那犹如麻糬一般不断变换型状的,舌尖忍不住刮着那鲜红的乳珠,少女的身体也随之一颤,像是忍耐着这动作带来的刺激一般,手上的动作却是更加用力地搓揉着。

  这里很敏感呢……

  感觉着少女身体的欢愉颤抖,指挥官用舌头不断地挑弄着那逐渐硬挺的乳珠,牙齿也加入其中轻咬着,强烈的刺激感让少女的脸庞高高地昂起,双腿也止不住地颤抖着,向着指挥官求饶。

  「哈啊,请不要这样,主人……我身为女仆……这样的关照对我来说──呀!」
  指挥官没有回应这股哀求,只是更加用力地欺负着G36的乳头,同时伸出手将另一边的乳头搓揉着,被这样爱抚着的小小蓓蕾此时在夜色中高亢地挺立绽放着,酥麻麻的快感也让原本端庄的女仆失神一般地张开嘴角,晶莹的唾液微微在嘴边流出,显得益发地惹人怜爱。

  唯有手上的动作从不曾停止。

  那手指不断地用力搓着男人的阴茎,不时轻柔地透过手套揉弄着龟头,让男人的身体无时无刻都感受到无微不至的侍奉快感,咬着胸部的力量也逐渐加大起来,那股搔痒一般的快感也让G36逐间开始感到坐立难安,裤档间微微润湿的水流让女仆有些难堪地扭动着身体。

  撸动着,纤细的手指不断地上下细心地不断套弄着阴茎,感受着愈来愈坚挺且开始抖动的阴茎,女仆强忍着身体上阵阵传来的快感,轻巧地用手不断刺激着龟头,感受着那火烫烫的粗壮物证不断地颤抖着,更是丝毫不敢怠慢地加紧脚步,纤细修长的小拇指趁着抚摸到阴茎根部的时候轻轻伸了出去,抚摸着指挥官的菊花。

  「呜!」

  被这一技偷袭的指挥官发出难以分辨的呻吟声,身体突然重重向上一弓,闭锁的精关也因为这股疏忽而松懈开来,阴茎像是突然间找到了松懈点一样剧烈地跳动着,灼热的精液瞬间喷发出来。

  射精了。

  手上传来温热的感觉,乳头也被用力地含着,同样来到高潮的少女喘息着,下身一阵令人害臊的湿润感,只感觉身子上男人滚烫的肌肤不断地颤抖,握在手上的阴茎不断喷出炙热的精液,瞬间就将整个手套充实起来。

  好多的量……

  看着那被精液给糊的黏稠沉重的手套,腥臭的气息扑鼻而来,已经被狗引起情欲的少女也情不自禁起来,将那手套放到自己眼前,看着还在喘息的指挥官微微一笑,下一个动作却让人不禁感到无法遏止的情欲。

  那对洁白的牙齿轻轻咬着沾满精液的手套,嘴唇贴着手套,喉头微微鼓动着,少女那情动的脸庞正不断地显露出一股欲求不满的气息,吞吃着精液的画面在月色下显的妖艳异常。

             咕噜咕噜────

  那雪白的喉间不断鼓动着,女仆将自己所侍奉之主的一切全部都吃尽了自己的身体里,直到那原本还充满精液的手套空无一物为止,那张彻底染上情欲的脸庞才将手套放下,似乎带点微醺的眼睛看着男人。

  光是那样的眼神,就说明了一切。

  咕咚!

  女仆温顺地看着撑起身体的男人将自己推倒在地面上,散乱的头发与衣服让G36看上去像是被随意弄掉的娃娃一样,迷醉的眼神里是氤氲的水气,吹弹可破的脸颊看上去无比可口,像是咬了一口就会醉一样。

  手指有些用力地抓住那对刚刚还不断玩弄的乳房,感受着陷进手里头的触感让男人微微喘息着,静静将脸颊埋入少女那香甜的肩颈之间,头发上的发香·淡淡的汗味与原本少女的体香混合着变的益发动情迷人,忍不住伸出牙齿在那白皙的肌肤上轻咬着,像是要吞噬掉这具美丽的女体一样。

  「明明只要您一声令下我就可以替您做到一切了,真是令人操心的主人啊。」
  「抱歉了,果然我还是喜欢在上面啊。」

  「不……您要是如此强势……我也很喜欢。」

  悄声地说着情话,两人的手触碰着对方的性器,指尖传来的温热感让他们更加动情,指挥官的手指巧妙地搓揉着G36的阴蒂,感受着少许的液体逐渐隔着内裤沾湿了自己的手指。

  「完全湿了呢。」

  「抱,抱歉,身为一名女仆却……唔!」

  女仆的脸颊一红中断了想说出来的话,男人近乎粗暴地把那湿透的内裤扯下,手指积极地碰触着那饱满充血的阴阜,深入那紧闭的缝隙之中,撑开了鲜红的肉穴内侧,依旧坚硬的下深正对准被撑开的小穴门口,湿润的热气全喷在龟头上。
  感受着男人强硬地举动让少女身体微微一僵,做好觉悟的双眼看着男人那张正喘息的脸庞,怯生生询问着。

  「主人……」

  「女仆的话就乖乖地闭上嘴巴吧,让我好好宠幸你一番。」

  「好……」

  看着那遮掩住月色的结实身躯,稜角分明的认真脸庞正执着地凝视着自己,女仆只感觉自己的身体完全进入男人的影子之中,一股被控制的感觉油然而生,敬畏地看着即将连接彼此的部分,颤声到。

  「我已经准备好了,」

  紧接着,女仆的双手向是刻意引导着男人对准他湿润的小穴一般抓着,龟头抵着阴道口的肌肤,随着那结实的背脊往下,男人粗壮的下半身一寸寸地被吞噬着,随着一技用力的挺腰,整根粗长的阴茎彻底被少女的小穴给包覆住了。
  「呜───────」

  感受着下身传来的充实感,女仆有些痛苦地蹙起眉,火烫的身体贴合在对方的肌肤上,彼此的舌头交织在一块儿,半闭上的眼睛带着情欲,身体像次在逐渐适应着男人带给他的每一丝感觉而微微颤抖着。

  指挥官静静地等着深下的少女恢复平静,轻轻吻着她的脸颊,那张有些吃痛的表情在这样的亲吻下逐渐恢复过来,女仆的表情慢慢恢复下来,看着那在自己身上的男人,像是怜惜又带点关爱地看着对方。

  「明明主人才刚睡醒,如果还是觉得累了,让我来动也可以喔。」

  「应付的来吗?G36。」

  「是,不论如何,我作为女仆都会认真地接受您的。」

  「这样啊,但是……我想要看到的不是这样游刃有余的画面」似乎是有些不满於刚刚总是被当成小孩子一样的感觉,指挥的牙指轻咬着那细緻的肌肤,在女仆耳边说着:「偶尔也让我看看你慌张的样子吧。」

  「咦?」

  惊愕之余,女仆只感觉到手指热情地抚摸上自己那盈盈一握的乳房与湿漉漉的阴蒂上,牙齿轻咬着发红的耳垂,男人的动作变的激情而又急促着,打乱了原本的静谧。

  「主,主人,请不要这样,这样的刺激我身为女仆──────」

  「啊,疯狂吧,尽情地摆动身体就好,像个雌性一样的摆动!」

  阴茎重重地戳进了G36狭窄的阴道内部,男人顽健的身躯彻底压在女仆娇小的身体之上,只剩下那双穿着丝袜的小脚从男人腰旁环住那结实的身躯,被一次次的突刺撞击着却反倒更加用力地抱住男人的身体,像是害怕这激烈的交合会被突然打断一样。

  阴茎粗暴地在那湿润的小穴里不断抽插着,每一次拔起的时候都会带起一打片氾滥的淫水,月色昭耀下的阴茎闪着耀眼的光泽,强势地不断佔领着G36身体里的每一寸,直到那柔软的空间完全熟悉自己的味道也丝毫不善罢甘休地用力戳着。

  这个男人,是真心地想要让这具身体受孕才这样激烈的。

  整个阴道口都强烈地收缩着,不断挤压迎合着强势进逼的阴茎,细嫩的子宫口被龟头不断地戳着,酸酸麻麻的感觉在整个小腹之间蔓延开来,肉体交合的撞击声鼓譟在整个办公室里头

  每一次的碰撞都让女仆忍不住地呻吟着,氾滥的晶莹一体被不断抽差的阴茎带的四处都是,淫靡的气息四散在这房间里头,月色将那张因为强烈冲击而意识逐渐涣散的娇颜照的发亮,伴随着每次龟头撞击在花心上带来的欢愉,女仆的身体也不断地颤抖着,细碎的小高潮不曾停滞过,强烈的幸福感让原本应该保有理智的脸庞正逐渐崩溃了。

  在那里受到男人强势配种的早已不是平时优秀的女仆,只是俯首於地,乖乖接受着一切冲击的雌性而已。

  发布出声音的嘴角有一丝不受控制的唾液缓缓流下嘴角,指挥官的嘴巴再次将那鲜红的小舌头缠住,贪婪地吸吮着少女嘴里甜美的汁液,看着身体下那帧露出贪婪渴求神色的少女,征服的成就感油然而生,被完整包覆住的下体更加用力地朝着深处突进着。

  精壮的身体在娇小白皙的身躯上用力地上下撞击着,感觉到少女身体不断泛起愉悦的颤抖,阴道内侧更加用力地收紧,活像是随时都将要面对上高潮一般,男人乾脆卖力地加紧速度,每一下都种种地撞击在G36的身体上,龟头紧紧抵着子宫口的地方被疯狂吸吮着,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不断逼使着指挥官生出想要立刻播种的想法,

  啪!啪!啪!

  节奏愈来愈快速,那结实的腰有节奏地不断撞击着女仆的身体,双手用力地搂住那犹如被侵犯般不断抖动的娇小身躯,交合处的淫液都因为这股近乎暴力的撞击而泛起白色的沫子,指挥官的身体突然一抖,低声吼着。

  「G36,要来了,给我好好接住!」

  「请全部射进来吧,射进失职女仆的好色小穴里面,我心爱的主人!」
  「啊,全部都给你啊!」

  压制着少女的男性在这阵哀求中加大了自己的力量,压部用力地向下重重地压上少女那湿润的阴部,收紧的阴道重重一夹,白花花的精液瞬间蜂拥而出,灌浇在狭窄的内部之中,龟头一抖,贴齐着下坠的子宫口,将所有的欲望全部倾泄而入。

  G36的身体瞬间因为这股高潮的快感而高高弓起,两人的腹部贴合在一起,激情地热吻着彼此,像是将世界上一切接抛诸脑后一般忘我地缠绵着,用肢体取代已经累的说不出口的言语。

  「哈啊……啊啊……」

  激情,浓密而又带着自苦闷中解脱的感觉,在这浓郁的夏末平添一丝淫靡的黏腻。

  早晨,依旧是闷热的夏天。

  站在指挥官办公室门口的春田狐疑地看着反锁的大门,忍不住朝着门口敲了两下,向着里头喊着。

  「指挥官,还没清醒过来吗?」

  「抱歉啊,春田,我再等一下才去食堂,昨天没换衣服跟洗澡,不太好意思出来。」

  「这样吗?那么你有看见G36小姐吗?今天早上难得地没看见人呢。」
  「不,完全没看见,早上起来的时候也没见到。」

  「这样啊……那么,请盥洗后出来喔,今天早上可是春田的自信之作呢。」
  听到熟悉的声音一如往常想起,少女放下心来,随即轻快的脚步声响起,朝着远方逐渐远去,仍然躺在床上的指挥官忍不住轻轻松了一口气,将目光摆到眼前那高高隆起的小床铺上。

  下体突然又传来一阵湿润的滑动感,这让指挥官的身体忍不住一阵颤抖,脸上的表情微微有点紧张的样子,忍不住地向着底下露出複杂的表情。

  「笨蛋,虽然春田不会说什么,但是被看到还是不太好啊。」

  「呜呜。」

  小小的呻吟声自棉被之下传来,有着端正面庞的女仆此时正跪趴在指挥官的跨下之前,双手仔细地抚摸着两颗睾丸,已经彻底勃起的阴茎此时在那张小嘴里不断地上下吞吐着,那双明亮的眼睛里尽是情欲与侍奉的想法,似乎没有把这句抱怨认真的听进去。

  双手扶着指挥官的屁股,小嘴不断用力地吮吸着那根坚挺的阴茎,不时发出几声不可言喻的呻吟声,强大的吸力让大清早的指挥官就有些拿以把持住自己。
  「G36你啊!」

  听到这声带点恼怒的呼唤,女仆的小嘴轻轻地离开了原本不断舔舐的阴茎,雪白的脸颊凑上前去,与一旁通红的阴茎呈现剧烈的对比,脸微笑地看着指挥官的样子。

  「真是,今天的你还真反常……」

  「万分抱歉,明明知道这样子是僭越了……」约略有些歉意的表情与情欲勃发的红潮同时在那张标緻的脸上出现,原本做事一丝不苟的女仆此时的声音微微颤抖着:「不过被主人那样盛情地拥抱过后,稍微让我起了一点不该有的竞争心理呢……」

  「喂!」

  话尾留了点悬念,女仆将阴茎再次吞入嘴中,强烈的快感让男人原本的抱怨化作一阵琐碎的呻吟,连一点声音也发不出来。

  犹如蛇一般的舌沿着根部慢慢向上爬型着,让男人忍不住抖动身子,像是知晓着男人的一切弱点一样,G36的眼神向上看着指挥官的眼睛,带着忠诚感的少女温顺而猛烈地侍奉着男人的身体,那个样子更加令人难以自持,指挥官忍不住将双手绕过女仆的后脑勺,抓着那金黄色的短发开始主动地摆动臀部。

  「咕呜!」

  「真是,不要给我造次啊,你这个好色女仆!」

  阴茎不断用力地在女仆的嘴里抽插着,虽然一开始对於这股来自只关的强势有些下着的样子,不过G36很快就进入了被动的角色,乖乖地将身体的自主权交给了男人主导,只是舌头依旧恭敬地缠绕着嘴里的阴茎,小舌头轻轻挑逗着龟头上的马眼,一阵阵的刺激冲击着指挥官的自制力。

  腰不断冲击着,撞击着女仆那已经张开到极限的小嘴,阴茎肆无忌带地在狭窄的喉咙中突进着,伴随着一阵欢愉的颤抖,男人忍受不住这晨间侍奉的当下用力将腰重重向上一顶,龟头深深插入女仆的咽喉深处,少女痛苦地闭上眼睛,却还是不依不挠地用嘴巴紧紧箍住龟头,用力地晃动自己的脑袋继续着口交的动作。
  唔!

  感觉到因为这阵深喉而把刺激感带到更高层度的指挥官忍不住微微呻吟了医生,首上岸压女仆的动作也变得更加剧烈,看着那阴茎在小嘴里进进出出的样子,感觉到自己也快把持不住了。

  「快一点,就快要到了。」

  看着身体下任凭自己意志不断尽心侍奉的女仆,指挥官忍不住用力地用双手按压着那美丽的臻首,让那张已经变形的脸庞重重地贴在自己的跨下,一股凶猛的精液瞬间随着这阵快感喷溅而出!

  咕噜咕噜!

  同样因为射精而高潮的女仆身体不断颤抖着,却还是尽守本分地将那浓稠的精液全数接受下来,直到最后一点残存的精液被那小嘴彻底吸乾净之后才放开有些疲软的阴茎,那双原本就带着温顺的眼神依旧看着指挥官的脸庞,用力地将嘴巴里所有的精液全部都褪尽肚子里面,亲切的语气就像刚刚什么都没有发生一般
  「早安,我的主人,今天也是元气满满的一天呢。」

  「这种余裕,难不成昨天那些都是……」

  「呵呵,我可是女仆喔,满足主人的一切要求不是理所当然吗?」

  真是……这样不就还是败下阵了吗?指挥官无奈地笑着。

  (最后这一段算是白学现场吗????春田你们都是我的翅膀啊!)

  车到终点站了,请各位乘客下车吧,有缘再相逢……开玩笑的!三个月后我一定会回来的(但视考情有再次消失的危机,害怕到最后真的是邮差或是铁道员那就累死了)。
本帖最近评分记录
观阴大士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