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新闻首页  »  都市激情  »  样本悉尼月光——2
样本悉尼月光——2
 教室了发出了一阵轻轻的笑声。


我的脸有些发红。我当然做了内部清洗,这是准备实验样本的标准程序。

教授又开始在我身体里操作着。我的大肠也很快被取出来。 

「好,同学们,我们现在看样本剩下的消化器官。谁能指出样本身体。。。」 

课堂提问依旧在有序地进行着,而我仍然不关心问题的内容。只是盯着屏幕上在我的腹腔里忙碌的那只手,用各种止血夹夹住肝脏和胃脏的血管,一个大夹子夹住胃部和食管的连接处。

最后手术刀把我的胰腺,胃脏和肝脏切了下来,放到盘子里。 

「肝脏是最复杂的部分,血管非常多,你必须特别小心。

现在样本腹腔内剩下的就是泌尿系统和生殖系统了。

在小肠和大肠后面是肾脏,输尿管把它和膀胱连接起来。

我下面要摘除样本的整个泌尿系统。。。

还剩下生殖系统。包括子宫,卵巢和输卵管。

这些器官通过产道连到女性外生殖器。下面请大家注意样本的生殖系统。

由于我们是做活体解剖,这样就有机会给大家演示女性性高潮的情况。同时大家也可以看到女性产道的柔韧性和延展性。」 

教授的话让我心里一动,终于到了自己喜欢的部分。

教授已经换了一副新手套。然后用手指轻轻地拨弄我的阴蒂。

我感觉自己完全不用这样的挑逗,下身早就感觉湿漉漉的了。

接着他的手指开始伸进我的身体,来回抽动。开始很慢然后不断地加快节奏。 

「大家请看显示器,当女性高潮的时候,根据程度不同,阴道会产生有规律的收缩。」 

我的手紧紧地抓住自己的小腿,把自己的双腿分得更开一下,随着教授的节奏不断加快,我不由得拱起了后背,一阵阵刺激让我的呼吸急促起来。

接着我感到教授的整个拳头都伸进我的身体,在我的下身剧烈地摩擦着。 

「啊。。。」我终于忍不住叫出了声音。一个前所未有的高潮袭击了,让我晕了过去。 

等我慢慢苏醒的时候,我依稀听见教授的声音:「。。。器官已经被完全摘除。同时也给大家演示了一次女性高潮。腹腔的解剖就到此告一段落,下面我们将把重点转向样本的胸腔。

大家都知道胸腔内是心脏和肺部。为了打开胸腔,首先要去除胸部的皮肤,这当然就包括样本的乳房,但那里不是今天解剖的重点,我们今天关注的是内脏器官。」 

接着我感到手术刀从我的肩头一直划到胸口中间,切开了一条长长的口子,接着是另一侧,两个切口在我的乳房中间上方汇合,然后他的手术刀又从汇合点向下切,与腹部的切口连在一起。我的胸部就呈现出一个标准的Y字型切口。 

「下面我要把胸部皮肤去掉,暴露出胸骨。」

一双手熟练地沿着切口揭开我胸部的皮肤。随着皮肤不断被揭开,我的乳房也渐渐向身体两侧滑落。

忽然,教授的手停了下来,满脸狐疑地看着我胸部的切口,开始小心翼翼起来:「这里好象有个异物。。。」 

没等他说完,我的脸忽然红到了耳根,天哪!那一定是我去年隆胸的时候填进去的硅胶,那次做的效果非常好,连我都忘记了这回事。 

「哦,是个硅胶填充物。」教授对我微微笑了笑,没?性偎凳裁础?墒前嗌系耐窃缇颓郧缘匦Ω霾煌!?

「真不好意思。时间久了,我忘记在课前告诉您。」我不好意思地说。 

「没有关系,我们继续。」 教授说着把硅胶取出来放到一边,然后又开始熟练地分离我的皮肤。等他再次停下来的时候,我发现自己的身体已经是一片血肉模糊,一条条的肋骨暴露在眼前,腹腔里除了止血夹子以外,空空如也,乳房连同胸部的皮肤已经被剥开,推挤在身体两侧。 

「好,大家看,胸腔已经完全暴露出来,下面我们将用肋骨剪打开胸腔。」 

肋骨剪断的声音很大,震得我一阵阵心悸。好在有那种神经阻断剂,要不然我真不知道自己是否受得了这种刺激。

随着肋骨被一根根地剪断,教授打开了我的胸腔。

我看到了自己暗红的肺部和红色的心脏。

班上的同学也发出一声声惊呼。 

我不敢相信自己仍然活着,也许生命对我现在还说已经没有意义,我只是一个解剖样本。就算是教授自己也无法恢复我现在的身体。

我看到了自己的心跳,依然是那么平稳,仍然向全身传输着血液。

我不知道自己还能坚持多久,教授高潮的技术没有损害任何主要的血管,可是我知道我的归宿正在临近。

看着那红色的跳动,我不知道自己还能数多少次。 

「好,在我们继续胸腔解剖之前,我想安排一个额外的实验。」

教授神秘地笑着说:「我一直想有机会做,可是总觉得太不专业了。呵呵。今天,我打算测试一下大脑在失去供血以后的反应。」 

说完,他从推过来一个东西,天哪,那是个小型斩首机!

两根结实的立柱支撑着上方的铡刀,我的心立刻狂跳起来。显示器发出了滴滴的警告声。 

「晓茜,根据妳的要求,妳的头颅和心脏将被保留。这个机器会将妳的头从身体上分离。我想要做的就是在妳的头颅分离以后,我会给妳一些指示,妳照做就可以我们会记录妳有反应的时间。我一直想知道这种可能性是否存在。」 

「呃。。。好。。好的。」 我紧张地说:「我也想知道自己是否能做到。」 

说着,我的头穿过了斩首机上的圆孔,我的身体一阵颤抖。尽管我早已在等待自己最后的时候,可没有想到会以这种方式结束。 

「好,我们再次后一次感谢晓茜为我们提供的无私服务。大家都应该为她感到骄傲。」 

教授说着带头鼓掌,教室里响起了一阵热烈的掌声,然后变成了有节奏的击掌声,随着教授的手伸向斩首机的开关,掌声的节奏越来越快。 

我都没有听到自己的颈椎被切断的声音,只感到一道白光闪过,一阵欢呼穿来,一阵天旋地转。

接着我看到了自己的脖子,准确地说是被切断的脖子,血如泉涌。

天哪,我看到了,看到了自己被斩首后的身体。

我已经忘记了呼吸,也许就算想起来也做不到。 

「眨眼一次。」 

我听到了一个声音,哦,对了,实验。我努力照做了。 

「好,眨眼两次。。。。很好。向上看。。。。」 

天哪,天哪,我的头开始发晕,视野开始模糊,最后留在我脑海里的,是我那颗红色的心,渐渐地停止了跳动,监视器上的滴滴声变成了一声长鸣。